多情少妇 [连载] - 优优色影院



多情少妇(一)

  女人的一生中,有很多难忘的第一次:诸如第一次来月经,第一次与初恋的情人热情拥抱和接吻。第一次在新婚洞房,含羞之中忍痛向丈夫献出初夜,第一次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在惧痛之中生下孩子。但是一个女人在精神寂寞之中,背着己的丈夫第一次与人偷情,并第一次达到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高潮,一定是最令人难忘的。

  我是一个在四川山地的农村长大的女孩子,是一个男人们所说的,第一眼看上去就会觉得很漂亮的那种女人,几年前,我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他是某国营企业的正式工人,在我们那里,一个农村女孩能找一个正式工人,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我们彼此相爱,我对他更是百依百顺,结婚一年后,生下了一个男孩,因为国家政策的规定,我的子宫里放了避孕环。不久,我丈夫因工作需要被调到分厂工作,家中就剩下我们母子俩。丈夫要隔十天半月才回来看我们母子一次。

  孩子一天天地长大了,我把孩子送回我娘家断奶。由于我没有工作,孩子又送回娘家,所以整天无所事事,丈夫又不在,就感到很寂寞。晚上独守空房,更不是滋味。

  朋友来叫我去跳舞,我高兴地跟她去了。在跳舞时我经朋友介绍认识陈俊,陈俊是一个做香烟生意的老板。后来,陈俊就天天晚上来请我去陪他跳舞,并经常请我去吃火锅,陈俊是一个身材高大结实的男人,由于经常的接触,他给我的形象是很有幽默感,他讲的每一句话都使人感到很开心,所以同他在一起,永远不会使人感到空气紧张。他讲话很有分寸,做事很有规律,我就对他少了一份戒心,多了一份好感,有一天,他请我跟他去烟草公司玩,在烟草公司我亲眼看见他将一大扎现钞付上,又将成箱成箱的香烟搬到汽车上。陈俊对我说:“阿芳,如果你愿意,今天就带你出去见见世面吧!”

  我很高兴地点头答应,到了目的地,我又目睹他将一箱箱的香烟交出去,再将大把大把的钞票放进自己的腰包,我心里好不羡慕。回到市区后,他问我想不想做卖香烟的小生意,我不加思虑地说道:“想是倒想,就是没有本钱啊!”

  阿俊很认真地对我说:“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可以将搭配的香烟交给你去出手,嫌的钱是你的,你只需要将本钱给我就行了嘛!”

  我高兴地问他是不是真的,他说:“这个我不用骗你,因为我每次在烟草公司拿烟的时候,中高档香烟一都要搭配一部份低档烟,所以这些低档烟就给你去出手,这样你就不用愁什么本钱了嘛!”

  听他这么说,我好不高兴,我很激动地对他说:“阿俊,我赚了钱后,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他很幽默地看着我说:“你将用什么来感谢我呢?第一,我不需要你送钱,第二,我更不需要你买什么礼品送给我,我看你准备用什么来感谢我。”

  我默默地,考虑不到该用什么来感谢他,他笑着对我说:“不要呆想了,我们先去吃饭吧,然后再去跳舞。”

  我满怀高兴地同他去了,我们吃饭,谈天,又一起进舞厅玩得很开心,舞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虽然是阳春三月,但晚上十一点后街上已没有多少行人了,他送我回家,在我们路过烟草公司时,他叫我等一下,他说去看看汽车的门有没有关好,因为我一人站在大门外有点害怕,所以我就同他一去走进了烟草公司的大门,我同他来到了那辆汽车旁,他左右地拉了拉车门说:已经关好的了。”

  这时,我见他从裤袋里拿出车门钥匙打开车门,并对我说:“阿芳,我们上去坐坐吧!等我抽支炳我就送你回家好不好?”

  说着,他就坐进了驾驶室,我也没有考虑地,跟着进了驾驶室,他点燃一支烟,漫不经心地抽着,他说:“现在这个年代,交女朋友就要就要找家庭主妇,因为家庭主妇最纯,最有女人味。”

  我问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说:“满街跑的女人最好不要去碰她们,以免发生爆炸,就麻烦了!”

  我不懂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接着又说:“阿芳,你皮肤又白又嫩,人又长得这么漂亮,我好喜欢你呀!”

  我说:“阿俊不要这么说,你是知道我是有丈夫的。”

  他说:“好了,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我送你回家吧!”

  我转身正准备下车,他突然从后面紧紧地捉住我,并将我按倒在坐垫上。我极力挣扎,我说:“阿俊你不要这样,如果我丈夫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他一手挡住我的嘴轻轻在我耳旁说:“你不要叫,现在夜深人静的,要是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我们就麻烦了。”

  我想,如果我叫喊,被人抓住送到公安局,也真的就大件事了。接着,他又轻轻地对我说:“阿芳!我真的好喜欢你。你放心吧!我一定带你出去赚大把大把的钱,你不要动,我只是想亲亲你,抚摸一下嘛!”

  我极力推他,他却死死地抱着我不放,汽车就摇动着,所以,我就不敢再推动他,要是真正被人抓住就太难为情了。他见我不再反抗,就在我的脸上.嘴唇上一阵狂亲乱吻,他的手也顺势伸入了我的衬衫内抚摸着我那对丰满的乳房。

  “阿芳,你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呀!阿芳,你嫁给我吧!我一定带你去赚大钱。”他语无伦次地说着,我的衫钮被他解开了,一下子又将我的乳罩向上拉去,一对丰满的乳房一弹而出,他就势低头亲吻我的乳房,并含着乳头吸吮着,他自言自语地说:“你的奶奶好大,好肥呀!”

  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想把手伸入我的裤内,我马上拉住他的手对他说:“阿俊请你不要这样,我这已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要回家了。”

  他根本不听我的,还是执意地要将手往我裤内伸,我说:“阿俊我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种女人,你再不听我就要喊人了。”

  他仍若无其事地说:“你喊人我不怕,我又不是本地人,抓进去两三天,我就会出来,而你,你又怎么去给你丈夫解释呢?你如果不怕,那就喊吧!”

  他这一招很利害,是的,我并不敢大声喊,唉!到如今只有任事态发展下去,但又一想,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呢?我又已经有避孕环,如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丈夫大概是不会知道的。

  这么一想,我也不再反抗了,“唉!任其自然吧,我也来尝试一下偷情是一种什么味道吧!”当我在想这一刹那,不知不觉我的裤子已被他脱到了膝下,他的手一下子就摸在我的小丘上,摸了几下,他惊奇地对我说:“哇!你是一个尤物,难得的尤物!”

  当时我不解地问他尤物是什么意思,他吻了吻我说:“真的没想到你是一毛不拔,不长阴毛就是白虎嘛!你不知道十个女人九个毛,像你这个型号,十个女人中难得找到一个哩!我好幸运哦!”

  他的手不停地在我那一毛不拔的阴阜上来回地揉捏着,他的嘴不停地吻着我的脸,唇,耳等处,手又移向了我的乳房,他像在揉捏着一个汽球一样摸玩着我丰满的乳房,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他的舌头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他的手又滑向了我的阴阜,在我那光秃秃的地方轻柔地揉捏着,嘴里自言自语地:“白虎的肉包子好肥呀!”

  这时他迫不及待地起身脱他的裤子,脱掉裤子后就顺势压在了我的身上,在黑暗之中,我感觉到一根像铜筋棒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热呼呼的,我看不见他的阳具是什么样,是粗是小,是长是短我无从知晓,唉!管它长短大小都无关紧要,我只希望他像我丈夫一样三下五除二,早点完事了,好早点离开这个可怕的鬼地方,如果时间长了,被人发现那就完了。他却不慌不忙地握着他的肉棒在我的阴阜上.大腿内侧来回地闯来闯去,由于驾驶室内很窄,所以我双腿不能张得太大,他把龟头对准了我的肉洞轻轻地顶了几下,也没有能插进去。

  这时,我发觉到他的龟头抵在我的肉洞口,好像被卡住了似的。没法子进入我的肉体,我不知道是我的下面没有水的原因还是他的龟头太大了而进不去。但我又在想,是不是因我的腿张得不够大而影响他的入侵呢?

  不过,这里的环境所限制,我的双腿已经不能再分开了,于是,我伸手去拨开我下面那两片肥肉,尽量张大下面的洞口。他要顺势将肉棒往我的肉洞内顶去,他轻轻地在我耳旁道了声:“谢谢!你放心我会带给你一份惊喜的!”

  我没有理他,这时,他的阳具已温柔地进去了一半,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进去,他的肉棒不知有多粗,我感觉到他的阳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满满的,不过我也用不着想那么多,事到如今,我只希望他能早点射精,早一点离开这个地方。然而阿俊却若无其事地,一边慢慢地抽插着他的肉棒,一边将他的手在我的两个乳房上摸来摸去。一会儿又把我的乳头捏来捏去。

  我躺在下面一动不动,黑暗中,我们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我只感觉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来回地亲吻着,他的手不停地揉捏着我那对肉球似的乳房,为了让他尽快射精,我便闭拢双腿,用力夹他的肉棒。他抽插的动作倒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他轻轻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他的嘴慢慢地从我的脸上滑向我的乳房,双手揉捏着乳房,使乳头部份凸起。接着伸出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

  经他这么又吮又舔搞得我浑身痒酥酥的,同时,他插在我下面的洞穴的肉棒,还是不快不慢地抽插着。

  抽出,插进,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触最深处,同时,他的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丝丝舒服的感觉便由我的阴道和洞穴的深处传入我的大脑。我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并有少量的分泌液流出,他好像感觉到了我有分泌液流出似的,他便将手从我的屁股后面摸去,摸到我的会阴处,然后幽默地,又好像自言自语地喘着气说:“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水出来了!”

  我问:“你在说什么?”

  他微微地喘着粗气说:“我说你的肉包子好肥呀!你那两块肉好有弹性,你看我插进去,你那两块肉就把我的兄弟给弹了出来啦!”

  此刻我心里很明白,我是在和谁做事,所谓做贼心虚,这话一点不假,我的心里是相当害怕的,哪有心思去听他油腔滑调,我真的希望他能马上射精。我不敢想再待下去了,而他呢,他还是用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他的阴茎不快不慢地抽插着,那条肉棒在我的洞穴内一会左,一会右,一会上,一会下地撬动着,搞得我浑身热热的,慢慢地,我感觉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他那龟头好像把我洞穴最深处的一个什么东西给碰着,好像触电一样,我就会抖动一下,感觉上很舒服,就这样一反一复渐渐地我觉得越来越舒服,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好似也越来越多了,人也觉得轻飘飘的,这时我才感觉到他的确跟我丈夫不一样。

  他的阳具还是那样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节奏,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直抵最深处,而每当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时,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抖一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的舒服,我不知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觉到什么,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里的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肉棒的抽插溢出来外面。

  舒服,好舒服,我松开抓住他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劲地插进去,我便抬起屁股迎上来。他见我在配合他,更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地说:“阿芳,我要搞得你心花怒放,我要搞得你难忘今宵!”

  我觉得我的阴道好像变宽了一样,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劲插,插快点插深点,我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加剧。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我的肉洞内直泻而出,流在汽车坐垫上,我的屁股也湿了,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

  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那人肉隧道好像还在变宽,感觉不到他的阳具的强度,好像他的阳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变宽了还是他的肉棒变小了,我使劲地夹紧双腿,哇!太舒服了,我俩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我的花心,我的身体在战抖,好像触电一样,真很不得把他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劲越来越大,我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么地方,完全忘了这是在和别的男人偷欢。

  他把我搞得这么安逸舒服,我真的不想让他下来,让这种舒服感永远保持下去,这种舒服,安逸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样,狂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我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摆动,我的人就像飘了起来,好像突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脑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我的洞里,同时,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我的肉洞的最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阿俊有如一堆烂泥压在我的身上不能动弹,不知过了多久,我那飘浮的心才回到驾驶室,阿俊从我身上下来,我感觉到我的下面是水淋淋的,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穿上衣服,由于刚才的快乐和舒服,使我的心情很好,很开心。没想到第一次同他偷欢他就使我舒服到极点,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把开始时对他的一份恨,也转成了一份好感,甚至我有一点喜欢他,我心里在想:“如果他下一次提出要同我造爱,我绝对不会拒绝他,希望他下次还会再来,再给我带来快乐和舒服。

  这时阿俊问我:“阿芳,怎么样,我比起你丈夫如何呢?不错吧!”

  我睹气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丈夫不如你呢?”

  他搂住我说:“肯定啦!看你刚刚兴奋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丈夫可能从来没有给过你这种感受,是不是呀!”

  他看着我,期待我的回答,但我也看着他,无法回答他半个字。是的,我结婚几年来,丈夫他从来没有带给我什么叫舒服,从来没有过像今晚这样的美妙的感受,我真的不知道一个男人能使一个女人这样快乐,这样销魂,唉!如果他就是我丈夫该多好,我会让他日日夜夜都给我快活,那才好呀!

  他见我半天没有回答他,就问我:“阿芳,你在想什么呢?”

  我说:“没想什么呀!”

  他把头贴在我耳旁轻柔地问我:“今晚玩得开不开心呢?”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他接着又说:“下一次我会让你更开心哩!”

  我们轻轻地出了驾驶室,整理好衣衫就一前一后地走出了烟草公司的停车场,我回头一望,没有发现其他人。我想今晚的事情大概没人知道,真是上帝保佑,而且还会有下次,我心里暗暗期待着下次,他搂着我,我们慢慢地走着,这时他从口袋里取出不知多少钱给我,我心想,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一下子就火冒三丈,把他手中的钱打落在地,愤怒地对他说:“谁要你的钱,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他见我发火了,忙拣起地上的钱对我说道:“阿芳,你误会了!我只是感激……”

  我打断他的话,说道:“无论你怎么说,我不想听,快送我回家!”

  他忙对我说:“对不起好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呢?”

  他搂着我,我们彼此都没有讲话,不知不觉已来到了我家前面的巷子里,我对他说

  道:“阿俊,就送到这里,你回去吧,别让人看见了不好。”

  他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亲吻我的前额和双眼,我连忙把他推开,他含情默默地对我说:“我明晚还来找你。”

  我也高兴地伸双手拦住他的腰,我所期待的不就是明天吗?我心里比吃了蜜糖还要甜,我滇掂着脚回报了他一个吻。他看见我进了家门,才转身地离去了。

  回到屋里,已是凌晨三点多了,屋内仍是空空的,我脱掉衫裤躺在床上,回味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是多么的美妙,我现在才知道男女之间的性交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造爱,但我和丈夫结婚了几年,孩子要已经一岁多了,为什么丈夫从来就没有使我达到过这样高潮?

  同丈夫性交,从来就没有像今晚与陈俊这么舒服快乐,他们同样是男人,为什么两个男人给我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一个使我瓢飘然,舒服到了顶峰,而一个使我从开始到终了都那么平淡。虽然我丈夫每次都搞得满头大汗的,我在下面却没有一点反应,每次我都希望他快点搞完,我好睡觉,这个问题我真是百思不解。

  这时,我感觉到我下面有液体从肉洞内流出,我就脱掉三角裤,张大双腿伸手去抚摸我那两片肥肉,我又想起在驾驶室内所发生的一切,这一切是多么的令人回味呀!我抚摸着两片肥肉,摸着从肉洞内流出的液汁,这液汁中有我兴奋时流出的淫水,当然也有阿俊射进去精液。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今晚真是太刺激了!

  阿俊刚才说得太妙了,“难忘今宵”,且不说难忘今宵,今宵就已经难忘了。

  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梦乡,可是我又被一阵舒服和高潮惊醒,我还以为陈俊还在我身上,我伸手一抱,是空的。我翻身坐起,打开灯一看,屋内除了我没有任何人,发觉是一个春梦,我使劲打了一下自己,真是一个梦,我没劲地又躺下睡觉,我想不通为什么会作这样的梦呢!我伸手一摸,我的肉洞怎么会有这么多水呀?以前我从来没有这种现象,为什么现在作梦都会有快感,并在梦中达到高潮。我想,一定是陈俊打开了我的快乐之门。我好想快点再见到他呀!

  第二天,我起床后,心里一直想着阿俊,盼望他早点到来。他不负我的希望,终于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当我看见他的一刹那,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我简直忘了形,傍晚时我跟他一起去吃饭,进咖啡厅,在咖啡厅里,我们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小点。我们坐在一起。阿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手刚好放在我的乳房上,我不再拒绝他,他的手在我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他轻声细语地在我耳边问我:“昨天晚上睡得好吗?睡觉时有没有想我呀”

  听他这么一问,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心跳得更快了,我没有说话。他又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我想你是不会忘记的,我相信你是终生难忘的”

  我不好意思地问他:“为什么呢?”

  他看着我说:“为什么?这还用问为什么吗?昨晚你给我的感受,和你忘形时的动作,我想你今后是不会再拒绝我的要求的吧!”我的心一阵战抖,他好像看穿我的心,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脸更红了,他搂着亲了一下我的脸,我顺势把脸埋在他温暖的怀里,怕他看穿我期待他再来的想法。

  我感到很难为情,他则搂着我轻轻地抚弄着我的头发,我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微闭双眼,听着优美的轻音乐,任他轻摸轻吻,他轻轻地在我耳傍说:“你阴阜上不长一根毛,是一个上乘的肉饱子,唉!你丈夫把这么好一个肉饱子放在家里凉拌,若是早两年我们认识,你的肉饱子只有我一个人吃了,没有你丈夫吃的份了。”

  我笑着说道:“去你的吧!油腔滑调的。”

  他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又说:“骑白虎,肉包子,销魂洞,水长流!”

  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我在外面到处跑,见的女人也不算少了,可是像你这样天生光洁无毛肉饱子,而且多水饱汁的蜜桃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真是一等上乘的尤物,算是我们有缘份吧!”

  我不太懂他到底在讲些什么,我就这样看着他听他讲话,他边抽烟边看着我,过了一会他说:“我真的看不出你已生过孩子,却仍然像一个少女。”

  他说此话时把我搞得很不好意思,我说:“你不要说得那么肉麻好不好,我难道真的有那么好吗?”他拉着我的手很认真地对我说:“阿芳,我现在不想骗你,唉!我老实同你讲我是结过婚又离婚的人,原因是我老婆同我每次作爱时她都叫着受不了,不管我是多么的小心她都叫痛,就因这个事我们离婚了,后来我也认识了几位女人,可是她们都因同样的原因同我分手,为此我很痛苦,但是你与她们不同,因为你同我第一次的就可以同登极乐仙境!唉!你是一个尤物,难得的尤物,但愿我们能长相斯守。”

  我看他说得那么真诚,我也不想让他伤心,我说:“有情不管别离久,情在相逢终有期。我不会离开我丈夫的,因为我和他已经有了孩子。不过偶然和你亲热,也未尝不可,只是你也要替我着想,不方便的时候,可别太勉强。”

  他深情望着我说:“阿芳,你想不想知道,她们为什么个个都是在我同她们的第一次后就分手呢?”

  我摇了摇头,他又说:“昨晚上我很对不起你,我不该强迫你就范,虽然你后来也很开心,但我始终对此事感到内疚。”

  陈俊的确是老练而且狡滑,他明明知道我达到高潮后,多数是不会恨他的。我故意接着他的话说:“是的,我那时很恨你,你不了解我,我最恨别人强迫我做事,就是我丈夫要同我做,都要经我同意的。可是你竟不由分说就把人家给干了!”

  他看着我,微微笑着对我说:“对不起!以后我每次都问你一声行不行。”

  说完,他把我搂得更紧,我想起昨晚他带给我的快乐和性高潮,一股强烈的欲火在我心中燃烧,那欲火就像火山即将爆发似的压制得我好难受,我恨不得马上就找一个地方就把那回事和他干起来。

  当我渴望着那一刻的来临,想着那一切一切,我的下面就觉得热呼呼的痒得难受,他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似的,连忙起身付了钱,他搂着我走出了咖啡厅,我们就像是一对新婚夫妻一样亲热,他搂着我,我依靠在他那结实的肩上。这时他轻轻地在我耳傍说:“我等会要给你看一件宝贝,我想你会喜欢的。”

  我温柔地问:“是什么宝贝,你又怎么知道我会喜欢,在哪里呢?快给我看看!”

  他笑着说:“现在还不行,等一会我会给你看的。”

  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我家,我打开房门,家里空无一人。我俩进了屋后,我就顺手关好了门拉好了窗帘,这时他半开玩笑说:“今晚我不走了,我陪你睡好吗?”

  我红着脸说:“你高兴就在这里睡吧!不过明天早上六点钟前你必须离开这里。”

  我心想,如果我丈夫回来最快也要明天早上六点后,今晚有他陪伴,他会给我一个难忘的今宵,怕什么,反正丈夫不在身边,只要我小心点是不会有人知道的。他高兴地抱着我一亲,我们俩人顺势都倒在了床上,他压着我亲吻我,找开心极了,这时他拉着我下了床,我站在床边他就帮我脱衣服,我的衣衫被他一件一件地脱下,这时我只带着乳罩,下面也只穿着一条三角裤。我的乳罩扣被他解开了,一对雪白丰满的大乳房一弹而出,阿俊看着我的乳房,忍不住又捏住说道:“你的乳房实在太美了!”

  我红着脸没有理他,他迫不及待地又脱去了我的内裤,我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半天没有反应,此刻的找根本不知道“羞耻”两字,我心想,既然要做就不要怕,我要让他看过够,他呆呆地站着不动,一双眼睛像扫描一样上下打量着我赤条条的肉体。我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好像在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似的把我注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是一个真正的美人,你的皮肤又白又嫩,甚至太动人了,让我摸摸你吧!”

  说着,他一下搂住,抚摸着我的肌肤,说道:“你的肌肤模起来又光又滑,你这对奶奶又圆又大,你看这两颗奶头好似成熟的樱桃一样,美极了!我想吃这两颗樱桃。”

  他的手不停地在我的奶奶上来回地抚摸,揉捏着,他的手慢慢地朝我的肚皮下面模去,另一只手的手指已触模到我的阴阜,他低着头简直是目不转睛地看我的下面,手不停地来回在我的阴阜上磨擦。我见他慢慢地亲吻着我的乳房,他的嘴唇慢慢地在向我的肚子小腹吻去。他整个人就蹲了下去,他的嘴唇刚好吻在我的阴阜上。

  他闭着眼睛,用鼻子在我的阴阜上闻了闻,睁开双眼看着我那一毛不长的阴阜,说道:“不长毛的女人真是太美妙了,中间这条肉缝一目了然。像未成年的小女孩。”

  他的手一把抓在我的阴阜上,他说:“真不愧是一个逗人喜欢的肉饱子,一抓就是一大把肉,又白嫩又细腻,美极了!”

  他站起身来,紧紧地抱住我说道:“我第一次看见这么美的女人,真的,你太完美了,让我再好好地欣赏一下吧!”

  说着他便放开我,并后退两步,再次欣赏着我那雪白浑圆的乳房,还有找那一毛不拔凸起的阴阜,以及那条清晰可见的肉缝。看完之后,他便把我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他站在床下面,上半身伏在床上,一双大手慢慢地,而且很温柔地在我的下面翻阅着我的大阴唇、小阴唇,用大拇指在我的肉缝里轻柔地来回滑动着,中指时不时地磨擦着我的阴蒂,我被他抚摸得很是舒服。他的另一手按揉在我的会阴上,我觉得又是一阵快感从那儿传遍全身,我的人肉隧道热呼呼地流出了水来。

  这时,阿俊用手拨开我的双褪,他的嘴唇对准了我的洞口便是一阵猛吸,把我流出来的淫水也吃进肚里,他又伸出舌头探进了我的肉洞口拼命地舔着,接着又拨开两片大阴唇,用他的舌头温柔地,来回舔动着我的阴蒂,令我全身不停地颤抖,舒服极了。

  他的手在找的双乳上来回的揉捏着,我被他搞得浑身麻酥酥的,我的洞内空荡荡的好需要他一那根东西来充实,我的心里好慌,我拉着他的手暗示他脱衣上床。

  他明白到我需要的是什么,他站起来开始不慌下忙地脱着上衣,我盼望他脱快点,当我看见他脱光上衣时,我才发觉他是那么的健壮,他的胸肌好发达,宽宽的胸膛,他腰很粗壮,真是熊腰虎背,到处都是肌肉凸凸,简直不相信他是四川人。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父母都是山东人,怪不得他那么高大结实。只见他又脱去了长裤,还有一条内裤。他却没有急于脱去,我都感到奇怪,这时他微笑着对我说:“阿芳,你记得今晚我们从咖啡厅出来时,我对你说过要送你一件宝贝吗?现在我拔出来给你看!”

  我明白他在讲什么,我急着说:“好哇!什么宝贝快让我看看,我满意就喜欢,不满意就不喜欢。”

  他笑着说道:“你一定会满意的。”

  说着他便脱去了内裤,原来他所指的宝贝就是指他的那条肉棒。现在,我才看清楚了,他那条肉棒原来是又粗又长。我的心差点没跳出来,看着他的特大阳具,我的心跳得更快了,我要不是亲眼见到,我简月十相信会有这么粗壮的东西,他上床后,躺在我身边,我看得更清楚了,他的那条特大号的阳贝起码有二十公分长,直径起码有四公分左右,简直是又长又粗又圆,真的好像一条种牛的大鸡巴,那龟头就好似一朵大蘑菇头似的,怪不得昨晚在汽车驾驶室,他搞了半天也搞不进去,我一直认为是我的腿张得不够开而影响他的,原来真正的原因还是他的肉棒太粗了,也就是他这条特大号的大肉棒搞得我欲仙欲死,也正是这条大肉棒,使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我这才感觉到它的可爱之处。一想到这,我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快感。

  这时阿俊转身向着我,问我在想什么。我说没想什么,他一手握着粗硬的的大肉棒问我道:“阿芳,这条宝贝可爱吗?不知你满意不满意呢?”

  我没有正面回答他,我心想:可爱倒是非常可爱,只要能使我舒服,能给我销魂,越粗大我越喜欢。

  我呆想的时候,他突然翻身骑在我身上,他一手握住那条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在我的乳沟里来回地磨擦着,他好像等得急了,握住大肉棒要向我的肉洞进发,我由于很兴奋洞里很潮湿,也很空虚,早就在等待着他的大肉棒了,我两腿张得大大的,洞口圆圆的张开着,我感觉到他的大龟头巳抵在了我的肉洞门口,但他一点也不急进,他的龟头只在我的肉洞门口慢慢地抽动着,随着他慢慢的抽动,他的龟头一点一点地进人了我的肉洞内,这时他用双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用力地向前一挺,他的大肉棒便插进了一大半,我感到我的人肉隧道有点胀胀的感觉,但一点也不痛,他将大肉棒抽插了几下,整根肉棒抵进了我的洞内,我的人肉隧道被他的大肉棒塞得满满的,他开始慢慢地,温柔而有力地抽插着,每一棒都直闯我的花心,我觉得很舒服,他的又用嘴唇含着我的乳头提来提去,和伸出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

  一会儿,又将舌头伸入我的嘴里搅拌着,我被他搞得轻飘飘的,肉洞里的水也在不断地流出,我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腰,我的屁股也随着他那肉棒的抽插而左右上下地摆动。

  我的舒服感一浪胜过一浪,在不知不觉之中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我的人肉隧道越来越宽了,我紧紧地夹紧双腿,好像都感觉不到他那大肉棒的强度,我心想,就是他那条大肉棒再粗点,可能更舒服。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抽插动作也越来越快,但是每一棒都是直捣到底,我拼命地抓紧他,因为我太舒服了,特别是每当他的大肉棒有力地插到最深处时,我的身体就像触了电似的,会全身颤抖。我的身心好似飘浮在半空中似的,高潮一个接一个地来临,我连续达到了三次高潮,这种连续达到高潮的感受,使我欲仙欲死,也使我失去了知觉。他是什么时候把我的双脚放在他的双肩上,我都不知道,只见他气喘吁吁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在作最后的冲刺,他使劲地抽插,他的大东西直插到底,每插到底,我的全身都会不由自主地颤抖几下,我又随替高潮的来临不停地呻吟着,我死死地抓住他那满手是汗的手臂。

  突然,阿俊说道:“要出来了!”

  紧接着,一股暖流急促地射入了我的洞内。他像死猪一样趴在我的身上,不动了,他太累了,我也因为达到四次高潮而累得不得了,我用手轻轻地抚摸他全身的汗水,他从我身上下来躺在床上。我们彼此都没说什么,就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我突然一下惊醒,一看钟已次日早晨五点半左右,阿俊还甜甜地睡在我身边,我发现他的那条大肉棒硬梆梆的耸立在他的双腿之中,我见他睡得那样香,便好奇地向那条肉棒摸去,哇!实在好大,好硬。

  突然他的身一动了一下,我急忙缩开手。想了一下,不行,时间不早了,我得叫醒他,于是我推着他的身子叫他起床,他没有半点反应,我用手捏住他的鼻子,他突然一下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焦急地对他说:“现在已经快五点四十分了,万一今天早晨我的丈夫回来,就坏事了呀!”

  但是他若无其事地说:“我不怕。”

  我说:“你不怕,我怕,你不知道我丈夫的性格,他见到这场面,他会杀人的。”

  他说:“你丈夫真的有这么鲁莽?”

  我说道:“你不知道他外号怎么叫的,快点穿衣走吧!难道真的不怕我丈夫砍掉你的怪腿吗?”

  他笑着对我说道:“看把你急的,其实我都想早点穿衣走,可是它不想走。”

  说着,他拉我的手放在他勃起的肉棒上说:“就是它不想走,你看它抬起头来,在向你敬礼哩!”

  我焦急地说:“你不要开玩笑,如果我丈夫不回来,你晚上还可以再来嘛!”

  他胸有成竹地说道:“干么要慌,就是你丈夫回来最快也要六点半才能到家,起码还有四十五分钟的时间。来!我好快就完事的。”

  于是我说:“你要来就快点,不要开玩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为了不十再担误时问,我就张大双褪,并伸手去拨开那两块肥肉,他手握肉棒将大龟头顶在我的洞口慢慢地将肉棒往里插,因为昨天晚上他射在我阴道里的精液起了润滑作用,这次他不太困难就整条插进去了,他漫不经心的抽送着,他的嘴不停地在找的脸上嘴上吻来吻去,我双手抱住他的腰,温柔地对他说:“阿俊,我求求你来快点,早点射精好不好?”

  他微笑着对我说:“再快也要保质保量啦!你不用耽心,找保证在六点十五分之前离开这里。”

  他的大肉棒在我的阴道里一深一浅地抽插着,为了使他尽快完事我就夹紧双腿,并抬起屁股上下左右地筛动着,同时我也觉得这样揉的筛动很舒服,水也随之多起来了。

  这时他的大肉棒像活塞一样出出进进,每一下都碰到底,一股股强烈的电流由我的阴道最深处迅速传遍我的全身,我死死地抱紧他,不久,他射精了。我也随之地达到了高潮。说句心里实话,我真的舍不得他走,我好喜欢他,爱他那条巨大的内棒。

  他射精后,我还紧紧地抱住他不放,我好希望他天天晚上来陪伴我,给我快乐,只要他想玩我,我都可以随时随地的脱掉裤子让他搞。

  “怎么啦!你不想让我走是不是呢?”阿俊声问我,我这才清醒过来,一看钟,刚刚六点十五分,我松开他,我的脸随之也红透了。他起身边穿衣边对我说:“阿芳,你在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全身不停地抖动着,每到这时候你最美的。”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快点穿衣,时间不早了。”他穿好衣服后,爬在我身边用嘴来吻了一下我的阴部,说道:“你的这个东西太美妙了,我今晚还要来。”

  说着他又在我的嘴上吻了吻,看着我说道:“阿芳,我今晚还要来,我想你不会拒绝我吧!”

  他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我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向一边下理他,他把我的头搬过来深情地一吻,我也深情地望着他鼓足勇气温柔地说:“来吧!你天天来我都开心!”

  他的嘴深情地吻在我的嘴唇上,并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俩的舌头绕在一起。找们就在这难分难舍之中分开了。我望着他走出了房门,他轻轻地关好门,我听到他的脚步声越走越远。

  我躺在床上兴奋得没有半点睡意,我心想要是有他天天陪我,那该有多好呀,刚才他走都是没法,我们又不是夫妻,我们这叫偷欢。

  突然,我感觉到洞内有水流出,我知道这是他射进去的精液,当然还有我兴奋时流出的爱液。我伸手一摸,才发现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也懒得理会了,不知不觉地我又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已是上午的十一点四十五分了,我丈夫并没有回来,虚惊一场,不过还是安全第一好,我起床后就烧饭,冲凉,洗床单,这一切搞好以是下午的三四点了,我便坐在家里给孩子织毛衣,下知不觉已是六点多了,六点半时,阿俊高高兴兴地来了。

  他叫我出去吃饭,饭后我俩来到一间,情侣咖啡厅”在咖啡厅里,阿俊很认真也很慎重地对我说:“阿芳,你嫁给我好不好,我有钱,我会使你幸福的。”

  我思考了片刻,对他很严肃地说:“不行,我有丈夫,有孩子,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我更爱我的丈夫和孩子,我们这层关系发展到现在,我从内心来说我已觉得很对不起我的丈夫和孩子了。”

  阿俊深情地看着我又说:“阿芳,知不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们这么偷偷摸模不是长久之计,你我这么下去大家都很痛苦的。”

  我说道:“这么偷偷模模不好吗?这样偷偷摸摸不是很刺激吗?阿俊,打消这念头吧!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假如我真的嫁给你,你能保证我的孩子将来绝对幸福快乐吗?假如我现在向丈夫提出离婚,我丈夫他又能接受得了这个打击吗?他接受不了,他会杀人的你知不知道,我丈夫也爱我,爱到有多深这个我最明白。”

  阿俊接着说:“假设某天你丈夫知道你在外面偷欢,你丈夫又能接受这个打击吗?到时你丈夫会怎样呢?”

  我说:“这个问题我早都想过,不过只要我们小心,我相信我丈夫是不会知道的,第一,我早就上了避孕环,第二,我丈夫不在我身边,他一般要什么时候回来,我心里基本有数。”

  阿俊默默无话地把我搂在怀里。躺在他那温暖的臂弯,我心里在想,如果不是他那条肉棒搞得我那么舒服,我又怎么会让他和我同床,我又怎么会躺在他的怀里呢?

  真是天助我也,我和阿俊偷偷摸摸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我丈夫也没有回来过一次。可能是工作太忙吧!可是这半个月我玩得最开心,我好像走火入魔似的,只要同阿俊相处在一起,我心中的欲火就会熊熊地燃烧,差不多每天都有和他两次性交,而且每一次性交我都会兴奋到三次性高潮,特别是我要来月经的前两天,我的性欲就特别强,下面的肉洞也痒得特别难受,我忍不住地当着阿梭的面脱掉裤子主动要求他来搞我,连阿俊都感到惊奇,他问我这两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简直是毫不羞耻地对他说道:“人家下面痒嘛!你不给我,我找谁呀!”

  有时在一天之内,我要求地来五六次,连我下面也被搞得有点浮肿出血。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想他来弄我。接连两天,把阿俊都搞怕了。我也觉得自己太反常了,阿俊有时只好惜助双手来帮忙,他的手指揉捏磨擦我的阴蒂,我同样能达到高潮。

  两天后,我便来了月经,我知道月经期间是不方便性交的,可是在我行经的第五天下午,也就是我月经的最后一天,我丈夫回来了。我在丈夫面前娇声娇气地说道:“这么久都不回来看我,把人家一人放在家里,你不怕我被人勾走吗?”

  丈夫搂着我亲吻了一下,说道:“我早就想回来看你,厂里人没人实在是走不了,我也很着急呀!”

  晚上,丈夫陪我去跳舞。舞罢回到家里,丈夫就迫不及待地想上床发泄,我对他说道:“今晚下行,明天才弄好不好,今天是最后一天了。”

  丈夫也无可奈何地说:“唉!明天就明天吧!”

  我心里在想,要是今晚阿俊来了就麻烦了,结果他并没有来,我心里也暗自高兴。

  第二天一早,我就藉着买菜,抽空去找阿俊,叫他这两天暂时不要来。他笑着对我说道:“我早知道你丈夫回来了。”

  我惊奇地问他道:“你怎么会知道我丈夫回来了?”

  他说:“我昨晚十一点去你家,在门外听到你们在谈话,所以我就走了。”

  在阿俊那里坐了一会,他连这短短的短短的时间也不肯放过我,他把手伸到我衣服里面摸我的乳房,挖我的阴户。我想推开他的手,但是他反而把我的裙子掀起来,他涎着脸说道:“阿芳,这次是你自己送上门来,我一定要干一次。”

  我拗不过阿俊,就让他插进去了。阿俊抽送时,我猛催他快点射精,他终于在不到两个字的时间里往我的阴道里注入精液。这次可以是阿俊最短的时间的一次。完事后,我不敢在他那里久留,匆匆拿棉花纸垫在内裤和阴户之间,便告辞去买菜。

  晚上,我理所当然是尽我当妻子的最基本的义务。上床后,我好有信心,希望丈夫也像阿梭一样,给我最美妙的感受。我张大双腿,他进入后我就伸直双腿夹紧肉棒。以前丈夫和我性交时,我总把腿张得大大。丈夫感到奇怪地问我:“怎么要夹紧双腿?”

  我温柔地说:“夹紧点才有磨擦力,我就容易达到高潮!”

  我丈夫抽送着,我用力地抬起屁股配合他,可是丈夫抽抽送送没几十下,在我刚刚有点舒服的时候,他就不来气了。紧接着他的肉棒就老不争气地软了下去,我心里好难受,下面的肉洞更空虚得发痒,我满脸不高兴地:“下去吧!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这么不中用!”

  丈夫从我身上下来,很内疚地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说道:“说对不起又起什么作用,你倒舒服了,你知不知道人家好难受?”

  丈夫低下头不再谈话了,我说出这些话后又感到有点后悔,因为我们毕竟是夫妻,这样说太刺伤他了。

  丈夫在家里休息了三天就回厂了,丈夫走后,阿俊还是照常来陪我,有阿俊在我就觉得开心,觉得快乐,只有阿俊才能满足我那强烈的性欲。记得在一本杂志上我看到有这么一段话:性欲就好比吃饭一样,一个女人在家吃不饱饭,她就整天处在饥饿状态,一旦有人能满足她,她就会发自内心地感谢他,希望他能长期满足。性生活即是如此,一个女人如果在丈夫那里得不满足,久而久之她就会红杏出墙,给丈夫一顶绿帽子戴。这段话对我来说最实际不过了,既然我丈夫不能满足我的性欲,那我只有红杏出墙。

  丈夫走后,我在阿俊面前更是无拘无束,只要我俩单独在一起,我便毫不知羞耻地主动脱光衣服同他混在一块儿。有一次,他的手指想要往找肉洞里摸。我叫他必须要洗乾净手指才能摸进去,阿俊就听话地去洗手了。他的手指在我的肉洞里挖来挖去,好像在探索着什么。他的手指在我的肉洞里,先是一支,慢慢地二支,三支,四支地入了进去,我说:“你要不要整个手都放进去呢?”

  他忽然惊奇地对我说:“阿芳,你的洞里好多一粒一粒的肉颗颗呀,怪不得我每次和你搞起来是那么的舒服,你这只白虎,到底是与众不同的!”

  他说得我心里甜甜的,也摸得我浑身痒痒的,我微笑红着脸说:“不要摸了,你的手指不能解决间题的,快点来吧!”

  他说:“是的,手指不能解决问题,那你说给我听听,什么才能解决问题呢?”

  他望着我,希望我能回答他。我一把握住他那条又大又硬的东西说道:“我要你这个,只有它才能解决我的间题!”

  他听完我的话后,一跃而上,狠狠地把我干地死了过去。

  我的旧同学阿萍突然来找我,她想来我这里玩俩天,就在这天下午,邻居阿玉突然来找我。阿玉的年纪和我差不多,但我自信她的姿色并不及我。她虽然结过婚,但已经和丈夫离婚了,现在独居在我隔壁的房子。我问她需要帮什么忙,阿玉说:“我这里来了三个福建人,他们是来四川做生意的,很有钱,我一个人有点无法应付,你能否过去帮帮忙,只是陪他们坐坐就可以了。”

  我很不高兴地答道:“阿玉,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找错人了。这个忙我可帮不到你,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阿玉却不慌不忙地笑着对我说:“阿芳,既然我来找你,我都是考虑过的,我知道你有丈夫,但是你同样同别人搞得很火热的,我们都是女人,谁又用得着骗人呢,话就说这么多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我是不会强求你的!”

  我反驳道:“我同阿俊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阿玉还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说:“我看不只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嘛!话说多了就无味了,我走了,你要是愿意帮我就来找我吧!”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阿玉刚走,阿萍就进屋来了,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叫阿萍坐在我身边,说道:“阿萍,今晚我丈夫可能要回来,你今晚上就到邻居阿玉那里去住,我等一下就去给她讲一下,阿萍说:“反正我只玩两三天,在哪里住都无所谓的。”

  晚饭后我就带阿萍去找阿玉,阿萍留下来陪她们打麻将,我玩了一会就走了,回到屋里,我脑子里却老是在想,今晚阿萍将会怎样度过呢?

  晚上阿俊来后,我把今天阿玉的事给阿俊谈了,阿俊对我说:“不要理她,她是个什么东西。也敢管这么多事!”

  阿俊照例给了我一次满足的性交,我便躺在他宽厚的怀里,在他轻柔的抚摸中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在睡梦中我被阿俊弄醒,我睁开睡眼,看见阿俊手握他那粗硬的大肉棒在我张大的胯处擦来擦去,他见我醒来,接着他又用他那又圆又大的龟头在我的阴蒂上磨来揉去。后来我们又在满足之中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还没起床,阿萍就在叫门,我们一下子惊醒,问她什么事,她非要我开门才说,我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在慌忙中我叫阿俊把脸转过去,我忙得没穿衣裤就下床去开门,阿萍进屋后,我就上床拉着被子把身子盖好,她见我身边有人,就说道:“怎么,真的回来了,我不打扰你们,我今天要同他们出去玩,可能要下午才回来了,我过去了,阿芳!我回来再给你讲吧!”

  她轻轻地关好门走了,这个精神病,吓死我了,阿萍走后阿俊就起床,他说:“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看样子阿萍同他们玩得很开心,一直到晚上回来后,也没有过来找我。但是,她真的只玩了两天就走了。临走时阿萍祥细把她这两天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天晚上,阿萍陪他们打了一会儿麻将,在接触中,这三个福建人中有一个姓黄的最不老实,总是喜欢摸手摸脚的。阿萍认为自己也是客人,总不好发脾气。心里只打算不管怎么玩,只要不同他们上床的就是了。可是他见阿萍没发脾气,就得寸进尺。更加放肆。吃过宵夜,阿玉收拾碗筷到厨房去。姓黄的就当众把阿萍搂在怀里,又摸她的屁股,又捏她的乳房。阿萍忍不住拨开他的手,跑进厨房去对正在洗碗的阿玉投诉。可是阿玉反而劝她说道:“这三个福建人很有钱的,如果肯和他们上床,我保证你肯定可以得到好处。我也和已经他们上过床,每次可以收到一千元,三个男人轮流玩我,那滋味倒是很刺激哩!你不仿也试试嘛!”

  阿萍不禁惊讶地说道:“一个女人同时对付三个男人,你不怕给他们玩死吗?”

  阿玉笑着说道:“你放心啦!他们虽然轮流弄我,但是很温柔的。你不信,可以先躲在这里,看看我怎样和她们玩,才决定和不和她们玩呀!”

  说完,阿玉擦乾手上的水,就从厨房走了出去。她对三个男人说道:“你们谁欺侮了我的朋友了,快坦白承认。”

  那姓黄的笑着说道:“是我,怎么啦!阿玉,你要兴师问罪吗?”

  阿玉说道:“兴师问罪倒不敢,谁叫你们是我的客人呢?可是你喜欢阿萍,怎么不先对我说呀!你这个阿黄,一见女人就动手动脚的,现在,已经把她吓跑了。

  姓黄的嘻皮笑脸地说道:“她走了,还有你嘛!”

  说着,就把阿玉拉到怀里乱摸起来,阿玉并没有生气,也没有阻止她捏乳摸阴,只是笑着说道:“阿黄,你好喜欢阿萍吗?”

  姓黄的说:“是啊!你帮我说说吧!条件跟你一样,好不好呢?”

  阿玉道:“好吧!明天我尽管替你说说看。”

  这时其他两个男人也已经围过来,她们开始脱阿玉身上的衣服。阿萍躲在厨房里,见到阿玉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男人脱去,直到一丝不挂。接着,那三个男人也脱得精赤溜光,他们把赤裸阿玉放在桌子上,轮流把阴茎插入阿玉的阴道里耍乐。阿萍从未见到这样的场面,只看得她脸红耳赤,芳心像小鹿似的乱撞。阿萍虽然也是已婚的妇人了,然而亲眼见到别人在性交还是头一次,她看得喉咙乾渴,底下的阴户却慢慢滋润起来。她恨不得自己也像阿玉那样躺在桌子上任男人淫乐。

  这时的阿玉,已经让三个男人玩得欲仙欲死,但是她仍然记得躲在厨房里偷看淫戏的阿萍。于是她高声喊道:“阿萍,你出来吧!”

  阿萍早已看得春心荡漾,听见阿玉的叫唤,双腿不由自主地走了出来。那姓黄的正把粗硬的大阳具往阿玉的肉体里狂抽猛插,一见到阿萍出现,连忙拔出那硬物,一箭步奔过来迎住,把阿萍搂住不停地亲嘴。

  这时阿萍的手刚好在他的胯下,她接触到那条刚从阿玉阴道里拔出来,硬梆梆,暖烘烘又湿淋淋的肉棒,不禁握紧了不放。这时,她的上衣已经被男人剥下来扔到一边。一对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被男人捉住又搓又捏。

  过了一会儿,阿萍的裤子也被脱下了,她的阴户暴露无余,姓黄的男人双手在她毛茸茸的阴户摸了摸,就把手指伸到她的阴道里。他揉捏着阿萍的阴蒂,阿萍被挑逗后,更加欲火高炽。她虽然也十分羞惭,却身不由己把自己的阴户凑向对方的下体。

  姓黄的男人没有让阿萍久等,他很快就以站立的姿势,把粗硬的肉茎塞入阿萍湿润的肉洞里。接着,他把阿萍的娇躯抱起来,放到阿玉的身边。这时的阿玉,阴道里插着一根男人的阴茎,她的乳房却让另一个男人的双手在摸玩捏弄。她兴奋得“伊伊哦哦”地呻叫着。

  姓黄的男子把阿萍抽送了一会儿,就让位给刚才摸玩阿玉乳房的男人。他自己退过来玩摸阿萍的奶子。阿萍第一次被两个男人同时淫乐她的肉体,她很快就兴奋地到达了高潮。她浑身酥麻,阴道里淫水如泉涌出。

  一会儿,那个刚才奸淫阿玉的男人也抽身过来,而正在阿萍身上的男人赶快让出位置,让新来的男人把阳具塞入阿萍的阴道里。阿萍说那时她的阴户已经酥麻,所以也分不清插入她阴道的肉棒有什么分别。后来那三个男人都在她的肉体里射入精液,一场热闹的肉博战才算停了下来。